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本土文化志愿同盟

爱心奉献分享互助 创新传承服务社会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曾应枫:关注广州的民间文化  

2010-01-17 23:28:00|  分类: 艺术家风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曾应枫:关注广州的民间文化

news.dayoo.com   2004年12月02日 10:46   来源: 广州日报

 

 

曾应枫:关注广州的民间文化 - 本土文化志愿同盟 - 本土文化志愿者同盟
曾应枫近照

  前沿人物

  很少见到一个作家会有这么多种文学形式的创作——都市小说、纪实文学、儿童文学以及对民间艺术的记录和研究,但曾应枫是。从早期的《无序霓虹》、《广州故事》等都市小说转向《小霞客游华南》、《点击花城》等儿童文学再到近年引起了极大关注的《小谷围》、《俗话广州》、《广州民间艺术大扫描》等围绕着广州民间艺术而进行的实地考察所做的记录和研究,曾应枫的创作风格在不断地变化。而其中原因,在于她的双重身份———作家和艺术工作者,一边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广州市文学创作研究所副所长,另一边则是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、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。双重身份造成了她对文学和文化不一样的思考,而当纯文学越来越局限于圈子里的“孤芳自赏”的时候,她在民间艺术里找到了创作的养分和更为广阔的空间。

 

  “我一直都在思考,一个作家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来写作?圈子里有些作家已经没有写的了,所以其中部分人只能走向身体写作,而对民间文化的整理,虽然目前只是一个扫描的状态,却会对人们产生更大的影响。”

 

  记者:你早期的创作是都市文学,后来却转向了儿童文学,近些年来又转向了民间文化的整理和研究,主编并参与创作了《广州民间艺术大扫描》、《小谷围》等颇有影响的书籍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向?

  曾应枫:我作为一个作家的开始,是都市文学的创作。但我一直都关注着广州的变迁,像早期的《无序霓虹》、《广州故事》,里面写到的一些故事,都是老广州人在面临着这个城市的建设时的一些心理状态的调整。1998年,我开始担任广州市民间协会的主席,作家与文化工作者的双重身份,让我开始考虑,一个作家,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来写作?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,对它的文化非常熟悉,这个城市在发展的同时也存在着很多问题,随着城市化的扩大,农耕文化肯定是结束了,很多民间文化,包括民间工艺在内如今都没有了,处在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。2003年,在人民大会堂启动了中国民间文化的抢救工程,让我特别感动的是冯骥才先生,他曾经是非常优秀的作家,同时画也画得很好,但这年来,他一直为抢救中国民间文化而奔走呼吁,甚至跟文物鉴定专家亲自下去做文物鉴定,自己的创作已经完全搁下了,这对我触动很大。说真的,在刚开始做民间艺术协会的时候,我做得也不好,我们一开始关注的还是民间文学,而不是民间工艺,渐渐地走进去以后,我真是非常感慨,原来广州有这么好的东西,慢慢地就写了《俗话广州》、《广州民间艺术大扫描》,在这基础上,我们甚至还做了广东省民间工艺展,影响非常大。这些书籍虽然不是小说,也没有太多加工,只是以扫描的方式对民间艺术进行记录,但我相信,他们对人们的影响会更大。

  记者:在很多媒体上,都看到你对保护广州民间文化的呼吁,感觉你就像一个捍卫民间文化的女斗士,但就像你说到的,做民间文化其实是个三不管的,没有资金、没有支持,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撑着你这样做?

  曾应枫:(笑)说大一点,是为了提高自身和人们对中华文化的亲和力,这真的不是危言耸听。民间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一半,是我们的母体文化,而另一半,则是国学。很多人不知道国学,不了解孔孟,但民间文化却是他们的精神支撑,支撑着他们的繁衍和生存。要研究中华文化,就要将民间文化和国学合二为一。生活在广州,我对此特别有感触,广州是一个多元的文化城市,由三个文化板块组成,一个是以中原文化为主流的文化板块,是非常强势的;另一个则是以港台文化为主的时尚文化板块,非常具有冲击力;再一个就是以广州的老城区、老广州人为中心的民间文化板块,相较于其他两个板块,它是弱势的,而且日渐式微,但你又不得不承认,它渗透到了每一个人的生活当中。做广州文化的整理一方面是我感觉到一种文化责任,而另一方面也是我的广州情结,我父亲是广州人,也是作家,曾经参加过《三家巷》的编剧工作,生长在这样一个家庭,使我从小就对广州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,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来做这些东西。写广州文化的书太少了,有的话也是屈大均那样的清代作品,而面对大众的通俗读物几乎没有。

曾应枫:关注广州的民间文化 - 本土文化志愿同盟 - 本土文化志愿者同盟 

 

 “做民间文化是很开心的,怎么会寂寞?它是一个很好的‘场’,当我走进它,就会感觉到母体文化的营养,而当我回到城市,倒是发现有些‘场’不怎么好,这些场充满了对生活的抱怨,要么抱怨工资低,要么就是觉得生活无聊……”

 

  记者:现在很多作家都在做影视剧,感觉上名和利都来得比较快,而你却在埋头做民间文化,会不会觉得寂寞?

  曾应枫:做这些事情是很开心的,怎么会寂寞?做影视剧是一种商业操作,很容易上轨道,但像这种整理民间文化的东西就需要付出更多,不光是时间和精力,有的甚至还要担惊受怕。我们当初做《小谷围》,只是为了让人们知道,现在的大学城曾经是那样一个充满着历史感和文化感的地方。虽然周末我们还有去采访会觉得很累,但下到田野、深入到民间你就会发觉,它能给你带来很多精神和物质的东西,当然,这个物质不是钱。做这样的事你会觉得很充实,视野也会开阔,你的理论、历史、艺术、民间文化知识,甚至还有人际关系,都在增长。民间艺术家只讲奉献,他们做这一切完全是出于热爱,走进他们,你就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非常好的“场”,感觉到母体文化的营养,而回到城里,你会发现很多“场”都不好,人们都在抱怨,要么抱怨待遇低,要么抱怨没车没房什么的。

  记者:但从一个作家的角度来看,这样的创作,是不是离纯文学越来越远了?

  曾应枫:现在的文学其实是很边缘的,这可能不是纯文学,但却一定是好的文化书籍。不管写什么,我都觉得,我们的写作要更有历史感、要更有情趣和人性,要包含更多的信息。我其实希望更多的作家来做这样的事情,因为它的知识含量会更多。现在很多作家的写作其实已经面临困境,一方面对历史和传统文化了解不够,另一面在想象力方面又不能走得太前,为什么很多作家写到最后只能走向身体写作就是这样的原因,我觉得与其这样悬浮在半空,倒不如扎扎实实地把根扎在民间艺术的土壤之中。

 

曾应枫:关注广州的民间文化 - 本土文化志愿同盟 - 本土文化志愿者同盟  “一直以来,儿童文学面临的都是一个阅读的问题,我们的这个市场被国外的儿童漫画所占据,我曾经逼着自己去看日本的漫画,但无法看下去,里面那么多丑的形象!其实不光是孩子,老师和家长的阅读也是有问题的。”

  记者:你的儿童文学创作呢?好像也是在讲广州的历史人文?

  曾应枫:文学形式都是相通的,在抚养孩子的同时,看到了儿童文学的困境。儿童文学在我们的文化生活中也是弱势,在这样一个讲究实际和利益的时代,很多儿童文学家都转向了。所以这一块基本上被国外的漫画占据了,现在的孩子读的都是国外的漫画。我曾经逼着自己去看日本的漫画,但无法看下去,里面那么多丑的形象!其实不光是孩子,老师和家长的阅读也是有问题的。所以我自己开始写作,希望把自己个人的体验融进去,给孩子们更多历史的、艺术的和人生的启迪,另外我还特别强调孩子的冒险精神,我们现在老说中国的孩子没有阳刚气其实不无道理,所以我希望孩子们能有更多的冒险精神。就像《小霞客游华南》,有广州、海南、广西等地的历史和风物介绍,也有历险,还有《点击花城》,这是我的“环球历险系列”的一部,我还会写下去,写作的目的很单纯,就是要给孩子更大的知识想象的空间,让他们多了解社会和现实的同时,启迪他们如何搏击人生。

  记者:进行儿童文学创作,你怎么让自己进入到孩子的心理世界?

  曾应枫:向孩子学习。我很擅长学习,包括向孩子学习,有时候我觉得孩子就是我的老师,孩子的思绪和情感有时候比成人世界要清澈得多,我有一个孩子,从他身上我可以感受到很多东西。我的儿童文学作品就是想把历史与艺术、想象力和感性结合在一起,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离纯文学太远,但我觉得,有素养、有文化的作家都应该更多地投入到大众文化当中,纯文学太小众了,一个好的作家,首先是要面对大众的。(本报记者龙迎春 )

 

  采访后记:当更多的作家以影视创作者的身份活跃在这个娱乐时代的时候,我以为我见到的民间文学的创作者会显得冷清而寂寞,但我见到的,却是一个一谈起民间文化就变得凝重而热情的朴素女子,眉飞色舞地跟我说起广绣、牙雕、广彩和小谷围。在差不多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,面对着堆在书桌前的一大堆作品和剪报,我一直都不敢怎么触及那本《与孩子一起成长———一个单亲母亲的手记》,我甚至不能确定,这个开朗的,对中国民间文化抱着极大热情的女人,是一个单亲母亲。但话题终究还是展开了,她说公开这样一个身份需要极大的勇气,但她有这样一个孩子,如今已经长大成人,有这样一个过程,她需要一个记录,如同她每一个阶段的创作一样,这本书也应该纳入到儿童文学,或者说亲子文学的范畴里去。采访完我是走回家的,在海印桥上和在滨江路两旁的榕树荫里,我一直翻阅着《一个单亲母亲的手记》,并几度落泪。那是一个母亲和孩子一起成长的故事,就如同封面上所写的———学会学习、学会生活、学会做人是我们一生的功课。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路上,在不断地交功课,但曾应枫的功课,却交得如此丰富而动人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